<ruby id="fvc7f"></ruby>

      <mark id="fvc7f"><optgroup id="fvc7f"></optgroup></mark>

      <em id="fvc7f"></em>
      <th id="fvc7f"></th>

      <progress id="fvc7f"><big id="fvc7f"><video id="fvc7f"></video></big></progress>
    1. 做了多年昆曲义工 连苏州园林都没踏进去过这次住雷峰塔下 还远远看了一眼六和塔
      栏目:牡丹亭 发布时间:2011-11-21
      分享到:
      不做昆曲义工的日子里,白先勇设想着会重新过上桃源生活,将已经完成大半的关于父亲白崇禧的传记收工。

      2011年11月21日05:01杭州网-都市快报   独家专访

      做了多年昆曲义工,连苏州园林都没踏进去过,这次住雷峰塔下,还远远看了一眼六和塔和面对面正襟危坐的常规专访不同,因为白先勇很忙,每个时间段都被填满不说,在杭州图书馆又遭到“围追堵截”白老师,跟我合个影吧?给我签个名吧!但凡这样的要求,白先勇从不拒绝,永远笑语盈盈,这也使得前天的专访临时改为跟车聊天,占用白先勇从图书馆回到宾馆这段车程。

      “这真的是独家专访??!”白先勇望着龙吟森森的虎跑路说。

      白先勇相信缘分,他说在自己的生命里,很多东西都像是注定的,前后结缘。

      就拿一个小事例来说,1987年,白先勇从美国回到上海,上海昆剧院请他吃饭,饭店定在当时上海最红火的汾阳路越友餐厅。到了门口,白先勇赫然发现这里竟然是自家的老房子,而宴请的主人尚不知道。说到这个段子,白先勇哀叹一声:这就是人生。

      昨天下午,在王星记扇厂时,白先勇忍不住端起扇子,一抖,一摇,整个昆曲手势,在场人鼓掌叫好。这一趟,却是还了65年前父母的心愿。1946年,白先勇9岁那年,父母来到杭州,买回4把檀香扇,之后一直想再去便抽不出时间了。

      “4把王星记檀香扇,让我闻了大半辈子檀香味道,这次终于能在原地闻到”。自称为“跑码头的”“江湖中人”白先勇总是知道在别人的地头该先说什么。

      “扇子,是中国式的表情,如果你要说,喏,西方的《茶花女》里也有扇子,那你仔细看看,这只是个道具,但在昆曲,尤其是《牡丹亭》里,有好几折,要是撤下扇子,还真没法演了?!?/span>

      就拿《牡丹亭·游园》一折来说,“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茶蘑外烟丝醉软”,后面还有芍花、牡丹诸多花草,但舞台是抽象的,不好把所有的花草都原样照搬到舞台上,扇子就起了引导的作用?!岸爬瞿锸殖只ㄉ?,轻轻一拍,再一扇,一把扇子扇出了满台的花花草草”白先勇说,“所以扇子上绘制的花草就很重要了”?!堆懊巍肥且欢?0分钟的独角戏,全靠杜丽娘轮番运用扇子和水袖,白先勇说“从开朗到忧伤,扇子都能表达”。

      因此,杭州站的演出有了新道具一把泥金牡丹花扇子,扇子的两面用金箔糊裱,扇面金光闪闪,艳丽色彩绘制了大红色牡丹,白先勇爱不释手。

      前天专访时也说到父母和杭州,白先勇又想起来,1927年,父亲白崇禧北伐打上来,进杭州的那一天,雷峰塔倒了。而这次,白先勇就住在雷峰塔下。

      离得西湖山水近,离得历史古迹近,是白先勇提出来的。在他看来,杭州是个充满了南宋诗词意境的城市,他不要在三面环山的西湖边看到高楼大厦。而对于花花草草则特别怜爱,散步时也要留神关照下,旁边有人嘀咕了一句:难怪他笔下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骨肉真实。

      然而再大的缘分也敌不过他这辈子和《牡丹亭》的牵绊。

      如果以时间为轴,你可以发现,从1945年第一次听到梅兰芳的《牡丹亭·游园惊梦》开始,再到1966年写下小说《游园惊梦》,之后的整个上世纪80年代,由小说改编的《游园惊梦》先后被改编成舞台剧、话剧,北上广连带香港巡演。也因为这种酝酿已久的情缘,才有现在的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不讳言感到很累,虽然他从不拒绝任何一场缘接下来的几天,他要前往浙江传媒学院桐乡校区与高校学子进行交流演讲,寻访《牡丹亭》的原创地遂昌,在作者汤显祖纪念馆里做活动。他从不拒绝任何一次采访,哪怕这次百忙之中抽出来的只是跟车采访从图书馆到晚宴处这点距离,刚刚走下讲台的白先勇继续打开话匣。当他得知为了采访更加充裕而在景区里绕道时,哈哈大笑,连忙表示“还不错,还不错,看到了六和塔,很苍凉;虎跑路很清静,想到了弘一法师,我很崇敬他,也算是一种旅行吧,不然也没什么时间”。他没有时间游山玩水,尤其当他说自己去过苏州那么多次,却从没有踏足过苏州园林时,全场人都沉默了。

      所以,他才会想到封箱,并表示欢迎其他剧院使用这个版本,但必须以不乱改动并且达到目前的水准为前提。

      不做昆曲义工的日子里,白先勇设想着会重新过上桃源生活,将已经完成大半的关于父亲白崇禧的传记收工。他透露,这本自传是影集式的,所以还在搜集和整理图片资料。他也表示自己不是史学家,所以只能从一个儿子的角度出发,还原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将军。不过,对于电脑连连摇头的白先勇还是坚持用纸和笔作战,用的还是方格稿纸,“就是爬格子啦!”他说。



      香港lhc开奖结果记录-香港百分之百一肖中特-香港本港台开奖结果